QQ虾

让一切随风

【严九】【三九】愿(上)

太阳被群山吞噬,山间传来断断续续的唢呐声。
看了这熟悉的景象最后一眼,杨严踏上了迷雾重重的前路。
事败前,他总有一丝侥幸;事败后,一切甜蜜终化虚无。
你去岭南,我往北漠。5年之期,不忍话别。

踏进家门的一步,一句“跪下”,随即迎面一棍。
“我杨家怎么会出你这么个不长眼的东西!”杨豫话音未落,又是几棍。
棍子重击肉身,发出闷闷的声响。
挨打的人却一声不吭。

有时候,失去让人学会承受。
可当没有什么可失去时,人会变得强大。

充军北漠5年,便有5年不能见他。
如果不是离别,不是入骨相思,杨严还无法如此清晰的知晓自己内心所想所愿。
总是在梦中,他站在身前,四目交接,未语先笑,还是那身蓝衣,他开口说了些什么,听不太清,只是笑。杨严忍不住跟着笑,又问道:“你笑啥呀……”
醒来,中衣上的丑陋痕迹像一道伤口,又像一抹嘲讽。

少年的苦闷和情欲都找不到出口。
但他找到了让时间过得更快的方法——战争。只有杀戮和鲜血才能换得片刻的平静。
黑了、壮了,长高了。身上的旧伤未了,又添新伤。没有痛的感觉。只有想到白衣的他时,才会痛。心里钝钝的痛。

为什么当时的我无法保护你,如此想来,手中的剑更快更锋利。
军队里有群来自岭南的兄弟,杨严喜欢跟他们腻在一起,熟了,便让他们在家书里打听那个纤细的身影。
第三个年头,还真打听到了。
那年岭南的冬天极冷,那人差点没熬过来,后来有位贵人助他,再后来,便再也没见着风中飘摇的白衣。

当天,杨严带着兄弟们夜袭北漠粮仓,没想到鞑子的救援军来得极快。
怕是要死了?!杨严这样想着,也不顾后背暴露于刀风剑雨,一个疾步向前,砍下鞑子将军的人头。
绝处逢生,背后深可见骨的一刀,换来战局逆转。己方的补给军队也及时赶到。
身着黑衣的士兵们高喊“杨严”的名讳,披荆斩棘,大获全胜。

战火随风沙起舞。
“你们会永远跟随我吗?”杨严满是血污的脸上,眼底深涩。得到数不清的肯定回答后,他扎扎实实的昏死过去。
再醒来已是第三日。一抬身,后背钻心的痛。
杨严聚集心神,数了数,嗯,这是第五个年头了。笑得流出泪来。纱布又被伤口染红。

终于等到了这一天。
五年蛰伏,终于等到了回盛都的一天。




评论(5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