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Q虾

让一切随风

【辰朦、严九】约(完)

AU,情人节贺文,机务X空少设定,杨俊辰X齐朦

腊月二十八,对杨俊辰来说没有一丝年味。他所在的航线维修组忙得昏天暗地,齐朦也忙着满地球转,两人通一次电话都难。
刚穿上工作服,阿强凑过来递笑脸。杨俊辰心想肯定没好事,没想到也不算是坏事。
“俊辰,今年春节人手有点紧,你能留下来加几天班吗?”
“可以啊。我从初六开始休吧。”
“休几天啊?”
“四天行吗?哎呀你别苦着脸,三天总行吧,初六检修完最后一架机我就撤。”
“好嘞。那你好好干活,今年的年终奖听说不错哟。”
“真的呀!能买房吗?”
“诶,你这小P孩,这么小就想着买房娶媳妇啊……”

从飞机里走出来时,都过饭点了。杨俊辰脱掉沾满油污的手套,从裤子口袋里摸出手机,按出最熟悉的号码,果然还是“您拨打的电话……”
他用力的摁掉手机,抬头又看了看天,暗沉沉的黑,似乎要下雨,心想:齐朦那里可千万不要下雨。
阿强过来拽他去撸串,他摇摇头,“太累了,明天又是通宵夜班。我回去吃碗泡面得了。”
“小小年纪不合群,想不想当飞行员了。”
“想!但还是不去。”

回到冷冰冰的宿舍,面刚泡上,电话来了。是齐朦。
“喂,俊辰,我刚到X市,待会儿飞D市。”齐朦声音有点哑,身边是大声吵嚷的游客。
“哦,朦朦哥,我就问问你初七、初八休息吗?我去找你?!”杨俊辰说。
“好,我得等排班表,应该没问题吧。这里好多人,我先挂了。”
“等等!提前祝你新年快乐。还有,别太累…”
“嗯,你也别太累了。”
挂掉电话,杨俊辰在床上滚了一圈,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。情人节约到齐朦,这事对他来说太刺激了。
面吃到一半,收到年终奖的短信,杨俊辰举着手机吸了口冷气,先是开心,然后又暗骂这税收得太TM重了。

除夕那几天连轴转,杨俊辰拼起命来,连自己都害怕。深夜回宿舍,就着矿泉水啃机餐小面包,打开手机看看齐朦发来的信息,乐得手直捶墙板。
隔壁的同事被吵醒,气得大骂:杨俊辰,你Y疯啦!你咋不上天?!
杨俊辰对着墙壁做了个鬼脸,心想:大爷高兴,不跟你一般见识。

该来的还是会来,初三那天,杨素的电话来了:“你小子能耐啊……”
“哎呀,哥,我正忙着呐……”
“鬼扯!我托阿强查了你的工作表。”
“啊?!好吧。”
“你被爸揍了一顿,就不打算回家啦,年也不回家过啦。”
“不是,我真是忙,不信你问阿强。”
“辰辰啊,不是哥说你。你说你不就是被揍了一顿吗?!从小到大
你揍挨少啦?!怎么越大越矫情?!”
“爸说什么了吗?”
“说不认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儿子呗……”
因为出柜被揍,被扫地出门,杨俊辰都很坦荡,没有觉得冤。人为了自由和爱,付出一些代价,再正常不过。

打卡机里传出“嘟”的一声,犹如最美的乐章。杨俊辰拎起箱子就登上去X市的飞机。齐朦的宿舍在X市,虽然不知道他现在飘在哪片领空。
盯着机窗外的云朵,白得跟棉花糖似的,想到马上就要见到齐朦,杨俊辰幸福得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。
内心有个声音飘出来:瞧你那点出息!另一个声音又跳出来反驳:咋啦!我就是遁入爱河的小少年。
飞机哥,我巴心巴肝地伺候你这么久。关键时刻,你倒是飞快点啊!

飞机一落地,杨俊辰飞快打开手机。齐朦发来信息说在宿舍对面的酒店开好了房间。
但是,他得晚点到,他还有一趟航班。
杨俊辰不死心,打电话过去,不通。只能乖乖地拖着箱子去酒店。
天又黑了。
酒店房间的落地窗正对着齐朦单位的院子,往外看都能看到齐朦住的那栋宿舍楼。
杨俊辰盯着看了半天,没看到半个人影,估计都在天上飞着吧。
干等也不是办法,出门找吃的。吃完回去还是一个人。
这样的等待,对忙碌的两个人来说都不陌生。在一起大半年了,一周聚一次都难,越是法定节假日越难见到。
为爱人等候,本身就是一种奢侈。

不知等了多久,杨俊辰趴床上睡着了。睡得正沉,被房铃响吵醒,迷糊着爬起来去开门。
门外是穿着制服的齐朦,俊秀的脸庞挂着一抹浅笑。杨俊辰心想不是做梦吧,行动快过思想,下一秒已经把对方整个人捞进怀里,熟悉的清香味还是那么好闻。
果然不是梦。
杨俊辰把人拉进来就想往床上推,齐朦说:我衣服都没换就过来了。要不我先洗个澡吧。
“洗啥呀。”杨俊辰哼哼着不满,嘴凑过去,伸手扯衣服。
“制服不能皱。”齐朦躲开脸提醒。
“哦。”杨俊辰把齐朦拉起来,认真地帮他把衣物给脱了,还给挂到衣橱里。
一回头看到光影里的齐朦,撒丫子扑了上去。唉,真是的,本来还想当个成熟的boy呐。

评论(6)

热度(31)